tlula244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都市言情 » 公司里的公共厕所

公司里的公共厕所
上一篇:邻里韵事下一篇:伴娘是情婦

技校还沒毕业,我们三年级几个班的同学就被学校分配到外地的工厂去打工了,说是实习,真是郁闷。
我们班里四十几人被分到了五家工厂,我进的那个工厂是做液晶电视的。
工厂很大,有一千五百多人,一起进去的几个同学又分到不同的部门,在一起的很少。
我跟另外一个同学一起被分到了仓库,都是幹体力活的,可能看我们俩长得结实。
幹了沒几天我就对周围的同事比较熟悉了,沒事的时候大家就坐到一起天南海北的吹牛。
男人嘛,在一起免不了要说一些黄段子,基本上都讲些自己的风流往事。
仓库里有个男的,叫小陈,很帅的一个小伙,人称情圣,只要他看上的女人,很少有失手的。
光在这厂里谈了就有五、六个了,基本上都是谈了几天就上床,过几个月玩腻了就分手了,然后再找下一个目标。
我们仓库的一个文员现在就是他的女朋友,只谈了两个星期就搞上了。
那女的是属于耐看型的,第一眼看上去不怎么漂亮,后来就越看越漂亮。人有点黑,嘴唇很性感,看着就想上去咬一口,眼神很妩媚,和尚都能让她勾还俗了。
小陈跟我们吹说,再清纯的女人,只要他调教几天沒有不浪的,这个我们不知道,但是那些老员工都很认同他说的话。
他说如果我们不相信的话,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他女朋友有多浪,我问:「怎么见识?」
其他几个人起哄说:「当然看他们操屄了!」
我回过头问小陈:「真的假的?」
小陈道:「反正沒打算跟她结婚,看就看呗!又不是第一次了,今天晚上到我宿舍看好戏吧!」
晚上下了班之后,我们几个急忙忙的洗完澡就跑到小陈他们宿舍去等着了。
到了之后发现仓库的几个男人除了住在外面的基本上都来了。
过一会小陈来了,跟我们说:「过会你们都到床上去躺着,我带我女朋友到厕所去,我会把她的眼蒙起来,你们感觉差不多了就到门口来,千万不要出声。」
我们说好,然后他就出去了,我们也都很配合的跑到床上,被子蒙过头,等着看现场A片。
沒几分钟,我们就听到开门声,然后就听到那女的跟小陈很小声的说:「他们都睡着了吗?」
小陈也用很小的声音回答:「刚才我来看过了,都睡着了。我们到厕所里吧,在床上做动静太大了。」
听这话的意思看样子他们已经说好了回来操屄的,然后就听到厕所门「砰」的一声关上了。
过了一会又听到水流的声音,听到他们俩在里面说话,因为门关上了,他们说话的声音比刚才的大。
就听到小陈说:「来,把屄洗干净了,过会让我插。」
女人说:「这么急啊?两天不插我你就不舒服啊?先把你那鸡巴洗了,髒死了,过会怎么吃?」
我们几个光听到这些都有点受不了了,急忙下床在厕所门口等看好戏。
差不多有五分钟左右,小陈在里面说:「咱们今天玩个別的花样,我把你的眼蒙上了再幹你,好不好?」
女的说:「你是我老公,我都听你的。」
小陈说:「真乖!」说完就把准备好的眼罩给她戴上了。
「好了。」
小陈好像是有意说给我们听的,外面几个色狼慢慢地把门打开一条缝,确定沒有让女人发现后,把门全打开了。
小陈看到我们,笑了一下,坐在马桶上对女人说:「过来,请你吃香肠。」
女人摸了几下终于找到了,顺势蹲在小陈两腿中间,一张口就把整根鸡巴全吞进去了。
她正好背着我们,看不见是怎么口交的,只能看到头动得很厉害。
小陈好像知道我们的苦衷,对女人说:「站起来,屁股擡起来给老子吹。」
女人也不说话,嘴里还含着鸡巴就把屁股翘了起来,由于她个子太高,1米7左右,站起来嘴就够不到鸡巴了。
所以她把两条腿使劲向两边分,两手扶在小陈的腿上。
这下我们这些色狼可乐坏了,小浪屄正好对着我们,还是个白虎,阴唇不是很大,整个屄都是粉红色的,看样子刚开处不久。
真是佩服小陈啊,这么短时间内能把她调教得这么淫荡。
这个姿势保持了一会,女人擡起头对小陈说:「老公,好累哦!」
小陈说:「累了就坐下来歇会。」
女人吃吃的笑着说:「老公好坏哦!」
说完就要坐到鸡巴上,小陈说:「转过去!」
女人老老实实的转了过来,面朝我们,然后一只手伸到后面扶住鸡巴,在洞口磨了几下,找准洞口就一屁股坐上去了。
插入后,那女人小嘴张着「啊」的一声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然后两只手伸到后面捉住小陈的两只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。
小陈一手一个,拿好之后,女人的屁股就一上一下的开始运动,而我们几个色狼就在门口观看这出活春宫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好爽……人家下面痒死了……快点操啊……人家沒力气了……要你从后面操我……」
小陈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:「叫这么大声,不怕他们听见啊?」
「讨厌啦!老公,慢慢从后面插,我沒力气了。」
小陈也不说话了,扶着她的屁股慢慢地站起来,鸡巴一直放在屄里,慢慢地走向盥洗盆,让她手扶着盥洗盆边上。
然后小陈就在后面慢慢地抽插,每次都是抽到只把龟头留在屄里,然后再慢慢地插进去,我们就看着那屄里水越来越多。
这时候那女人受不了了,屁股开始扭了起来:「老公……快点嘛……人家痒死了……你都不疼人家……快点操我……用力插嘛……」
一边喊着,屁股一边扭得更加厉害。
我们这些色狼看得都受不了了,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,有的人干脆把裤子脱了,在那打飞机。
小陈看到我们这个样子,对我们打手势,让我们把衣服都脱了,到里面去,一个一个进去。
我们几个一看,立马来了精神,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脱个精光,然后站在门口。
小陈看我们都准备好了,腰下加快了速度,插了两分钟就把鸡巴抽出来。
我们这边的一个老员工立马冲了进去,补了他的空缺,鸡巴一插进去就开始快速的抽动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好牛逼啊……操得……我……好爽……再快点……用力插啊……」那女的又浪叫了起来。
插了几十下,那老员工立马抽出鸡巴,对着马桶「噗噗噗」把一股股的白精射了出来。
他刚一抽出鸡巴,这边就有人上去接棒,配合得非常默契,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经常幹这种事。
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左右,我们这边几个男的全射了,就还有小陈仍沒射。
女人的姿势已由原来扶在盥洗盆上面变成趴在上面了,阴道口全是白沫,已经高潮了N次,都有些趴不住了。
小陈擡起他马子的屁股,鸡巴对准洞口,毫不费劲的就滑了进去。
「啊……老公……今天好棒啊……幹得……人家……都……站不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小陈每狠狠地插入一次,她就「喔」喊一声。
幹了几下,小陈说:「操!老子要射了……」
还沒说完,下面就加快速度,女人这时候嘴张着也发不出声音了。
小陈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之后将鸡巴一下子顶到洞里深处,随着大叫一声,屁股一顶一顶的把精液全射进屄里。
射完之后,他把鸡巴抽出来,鸡巴刚离开洞口,精液混合着女人的淫水就流了下来。
这镜头我只在A片里看到过,想不到现场直播真是別有一番风味啊!
小陈招招手,让我们都回到床上去,他们又进去洗了一次澡,然后就把他女朋友送回她的宿舍了。
回来之后小陈问我们爽不爽,我们异口同声说:「那还用说!」
他这时候才跟我和我同学说:「你们刚来,还不瞭解情况,我几乎每个女朋友都会带过来让兄弟们玩玩,只是她们被蒙上眼不知道罢了。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,这话不只是用来说说的。」
怪不得刚才他们表现得那么有默契,原来都是老手了。
而且另个几个同事也是一样,有时候也会把自己的女朋友带过来让大家分享。
如果打算结婚的话,他们就不会这样了,谁会让自己的老婆被別人操?
我们就问小陈:「那你这个女朋友准备玩多长时间啊?」
他说:「还不到时候,等什么时候把她肛门玩松了就要拜拜了。」
我说:「你口味还挺重啊!屁眼也玩。」
小陈笑了笑:「只要我搞上的女人,三个洞我都要把她给开了。我们公司前台的那个美女你见过吧?开她屁眼的时候死活不同意,最
后我硬上的,终于还是让我给开了,到最后分手了,她还经常来找我帮她松土。」
「那女的挺文静的啊!不会吧?」我说。
「越是文静的女人越闷骚。经验啊!」小陈得意地说。
自那之后我们就经常能在小陈的宿舍看现场春宫,有时候还会客串一下。
沒过两个月,小陈就跟那女的分手了,按他说的,她的屁眼应该被操得也和屄一样松了。
真想试下幹屁眼是什么感觉,沒想这机会还真让我碰到了。
这天是星期天,工厂里加班的人很少,仓库里就我和朋友两个男的,还有就是那个女的。
反正也沒什么事做,我们三个就坐在一起打屁。
快下班的时候,我那个男同事说要去洗澡,准备下班。
他是在外面住的,沒住宿舍,仓库住外面的一般都是这样,快下班的时候就跑到宿舍里洗澡,洗完正好下班。
他走了之后,我感觉幹那个女人的机会来了,我们随便聊了一会,我不知哪来的胆子对她说:「你的身材真好!」
她用那勾人的眼神说:「是吗?」
我说:「其实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更好看。」
她眼睛一下睁圆了,说:「你什么意思!」看那样子彷彿很生气。
我才不管她生不生气,接着说:「其实你跟小陈操屄的时候我都看到了,淫荡得不得了呢!」
她听了反而沒有生气:「你们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。是不是想幹我了?」
我点了点头,她站起来对我说:「走,跟我去宿舍。」
我心中暗爽,有戏!
刚一进她宿舍,门一关上,她立即抱着我的头,嘴一下子就亲了过来,舌头伸到我的嘴里。
在我的嘴里来回地舔着,不一会就把我的舌头弄到了她的嘴里。
她使劲一吸,我感觉舌头都要断了,「嗯」的一声想要推开她。
谁知她自己把我的舌头吐了出来,然后蹲下去就开始脱我的裤子。
她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,闻了下说:「好臭哦!快去洗洗。」
我跟个小孩子一样,立马跑到洗澡间简单的冲了下,不到两分钟就出来了。
看到她已经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床头桌子上放了几个避孕套。
她一只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摸着,另一只手放在阴道口,两根手指已经插了进去。
屄有点发黑,不像第一次见的那样粉红了,这都是我们的杰作啊!
看到她的样子,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勃硬了,她笑着坐起来,抱着我的屁股把鸡巴送到她的嘴边,一口含了下去。
喔!口交完全不是一样的感觉,比插进屄里还热,站着看着她一会吞、一会吸、一会舔,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她还时不时地用那妩媚的眼神看着我,就这样帮我吹了五分钟左右,感觉要是再继续下去我就要交货了。
于是一把推开她,把她放倒在床上,两条美腿扛到肩上,一手摸着她的屄,一手拿着鸡巴在洞口上下磨了几下。
腰一用力,鸡巴应声而入!
说实话,我这是第一次真正幹女人,之前的与其说是操屄,还不如说是做任务,幹两下就射了,这次才是自己真正的在操女人。
她两条美腿放到我的肩上,我两只手拉着她的两只手,下身一前一后地做着活塞运动,她的乳房也一前一后的抛动着。
幹了几十下,女人睁开眼睛说:「他们快下班了,我们来点刺激的吧!」
我问:「什么刺激的?」
她反问道:「想不想幹我屁眼?」
我说:「想啊!」
她便伸手在床头的桌子上拿了一个套子,撕开,放到嘴里,让我躺下。
她跪在我两腿之间,嘴里含着套,手扶着屌,嘴含住鸡巴用嘴唇一点一点地把套子往下撸。
直到我的鸡巴穿好雨衣了,她便掉了个头跪在床上,把屁股对着我说:「快点吧!他们要回来了。」
我握着硬梆梆的小刚炮跪在她屁股后面,一手按着她的屁股,一手拿着鸡巴往屁眼里塞。
我以为她的屁眼会很紧,沒想到鸡巴在洞口只戳了两三下就一下子全插了进去。
起初感到就洞口有点紧,谁知道我刚插进去,里面的肉一下子就把我的鸡巴全包住了,不像刚进来的时候那样,里边是松的。
原来她感觉到我全插进去了,就像要拉屎一样要把我的鸡巴挤出来,她越是挤,我越是往里插,她不挤的时候我就抽出来。
鸡巴在套子的润滑下进出屁眼还是比较顺畅的,抽插了大约有一百多下,看看时间快要下班了,不能再战了。
于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屁眼里进进出出,肛门口的肉给鸡巴带着一会出一会进。
耳边听着美女的浪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人家的屁眼……好麻……啊……都让你……插坏了……快点……操我……快……」
我边捅边喊:「操死你个贱屄!屁眼比屄都松,让多少男人操过了?操死你个贱货!」
「我就贱……快操我吧……快点插死……我这贱人……我就是个婊子……快点……」
我下身不知不觉的就开始用力了,速度越来越快,撞得「啪啪」作响。
又插了一百多下,终于要射了,我大喊一声:「不行了,要射了!」
她也喊道:「老公……我也不行了……」
我低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她把手伸到屄里开始抠了。
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两手抱着她的屁股,鸡巴狠狠地顶进她的屁眼里,随后精液也一炮一炮的射了出来。
她已经被幹得趴到床上了,鸡巴还插在她的肛门里抽搐着。
过了一分钟之后我抽了出来,精液还在避孕套里,我摘下套子刚要扔掉。
她说不要,伸手拿过套子,嘴对着套口,把里边的精液全倒到嘴里了,慢慢地嚥了下去。
「跟小陈这几个月,我別的沒学会,就学会做爱,学会怎么取悦男人,还喜欢上吃精液了。」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。
我们抱着躺了一会,我问她今天怎么想和我做爱了?
她说:「其实哪个男人都一样,如果今天是別的男人的话,我也会和他做。以前小陈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做爱,完了之后他提起裤子就走人。本来我是很讨厌做爱的,但是做的次数多了之后,我慢慢地喜欢上了,几乎每天都要跟小陈做,可刚刚进入状态,我们却又分手了。我已经两个星期沒让人操过了,那种苦你是不知道的。」
「那我以后还能不能再操你?」我问。
「只要我还沒有找到男朋友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」
从那以后,我们经常趁沒人的时候就搞到一起。
后来她调去坐办公室了,她跟我说还是靠肉体作交换才上去的。
沒多久她就辞职了,听说到外地做小姐了,既可赚钱,还能玩到不同的男人,这可能正合她口味吧。
上一篇:邻里韵事下一篇:伴娘是情婦